溪山书画院
首页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热烈祝贺全国第二届圆瑛杯书画展圆满成功!
电话:0593-3819999
传真:0593-3819928

溪山之恋

 

黄祖超

 

我的老家在卓洋旗杆厝,门前是一条清澈的小溪,小时候常在溪中捉鱼、戏水,那几乎是我童年的全部;屋后是一座不高的青山,砍柴种地,烙下我生长的岁月。一溪一山,我出生后朝朝暮暮守着,十七年都没离开过。一草一木,点点滴滴,刻骨铭心。

高中毕业了,就要到城里去高考。同学霖昌告诉我,班车开过大桥,就开始绕湖,绕完湖就到城里了。我暗想,有那么大的湖啊?那湖那山一定比我家的溪、山大多了。如果不是这次高考进城,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去看那湖——那时家里舍不得掏钱让我去城里玩一趟。本来因为怕高考不想进城,但为了尽早看到那湖,我变得急不可待了;家里人见我要急得进城赶考,还以为我胸有成竹了。

进城那天,当车开过大桥,我两眼直盯车窗之外,翘首急盼心中的湖泊、梦中的画廊。忽然间,美丽如画的山水映入眼帘,顷刻之间,我完全忘了高考、忘了一切!这一年,我高考落榜了。

第二年,我考上了中专。三年后,我如愿踏上了归乡的路。我领悟到,童年的故土,只是我红尘一度,美丽的湖泊,才是岁月的开始。从此以后,我就工作在临湖之城——古田新城。而自那以后,凡是有关湖的活动,我都争先恐后,如:万人千米泅渡,我几乎拼死挣扎到终点;野炊烧烤,没把同伴拉到湖边我誓不罢休;周末假日,带着妻儿到湖边一游再游、百游不厌。

一晃二十年过去,湖还是那湖,但人却不是那人了,头发稀疏到几乎谢顶。望着这湖,我数着日子,叹息自己还能陪伴她多少时日,奢望有朝一日能走进她的身旁小住几夜,让含情少女般的湖光月色沐浴着我的梦乡。

忽然有一天,同事荣凑告诉我,湖开始开发了。先在湖心岛建一个溪山书画院。少时对溪和山的特殊情结,使我一听到“溪山”两字,就情满心头。从那天起,我就一心惦记着溪山书画院的建设。

开工那天,我早早起床,没到上班时间就偷偷遛到开工现场等候。作为一个旁观者,我并不是去看热闹,我是想证实自己的耳闻是否真实。九点钟,几个领导和一大班工作人员准时举行开工仪式。亲眼所见,千真万确,那时心情,比老家那次自己建新房还激动!

仪式结束,我跟随工作人员回到城里,刚到家我忽然想起,我只顾着仪式,还没细看这座小岛的模样呢。午饭后,我又急匆匆地驾车上岛。当我再次站在岛上细看时,眼前的小岛荒无人烟、杂草丛生、坟墓遍野、道路崎岖。心起茫然,这岛竟能变成书画院?将来书画院会是怎样呢?带着疑问回到家里,老婆见我心情沉重,问清原因后脱口说道:“你不能只看小岛,要远近一起看。”真是“当局者迷”啊!她一句话又让我第三次登岛,当我再环岛一周,遥望远处,奇情奇景,只有高雅的书画院才能与其相般配相交融!此刻,我终于知道了决策者的用心用意了。一日三次上岛,心情一波三折,其情其意,堪比初恋啊!心中暗暗许愿:我要永远守在你的身边,为你织出美丽的梦!

缘分的天空,带我插上飞向美丽梦想的翅膀。正当建设者们热火朝天地为书画院浓妆添彩时,我有幸被调到湖滨乡工作。从此,我的一举一动真正溶入临湖开发建设,尤其能如愿以偿地加入书画院建设队伍之中。

2002年的秋季,我看见岛上水龙头流不出水,建筑工人只好从湖里打水喝。原来,岛上自来水是从极乐村分流过来,枯水季节,水量不足,经常出现断水。第二天,我就带了乡、村干部上山找水源,我们在码头后山深处找到了两个泉眼,我立即组织村干部投工投劳,把这两处泉水收集起来,并入村部水塔。那年,饮用水不足问题基本得到解决。

2003年春旱,没入夏太阳就热得炙人。后里村民把通往书画院的泥土路挖坑截断,说什么也不让建设工人来往经过。原来村民还是为了水源问题,一些村民把饮用水不够归咎于书画院用水量太大。当我下村入户发现该村农民种菇生产用水全部是用饮用水且用完不关水龙头时,我立即找来村干部,挨家挨户,苦口婆心,向村民大力宣传城里居民随手关紧水龙头节约用水的良好习惯,并形成村规民约。那一年,总算熬过了春旱缺水的难关,那条被挖坑的泥土路也填平畅通了。

星月轮转又五年,书画院终于初具规模,成为古田人向往的地方。每逢节日,人潮涌动,留下了家家户户男女老少的欢声笑语。然而,却没有留住我亲历亲为书画院的脚步。20066月,我被调到县广电局工作。回到机关,虽然是城东到城中,但同城不同工。如何发挥机关优势,再为书画院添彩?我重新给自己定心定位,我想只要心在意在,何愁无为?因此,几年来,身在机关,心系溪山,比如:书画院电视从小锅到大锅,从五套到十套,从无线到有线、从电缆到光纤,书画院电视始终跟随着时代的脚步展现在人们面前。一台电视虽然只是书画院建设的沧海一粟,但表达了我对溪山的深情厚意。

日历又翻到2011年春天,院委会决定在岛上注入新的文化元素,保护建造古民居,从山的对面把快倒塌的清朝古民居原样搬到岛上。那年秋天的一个早晨,天朗气清,惠风和畅,正是上梁吉日。为了见证和记载已失传多年的古田民间非物质文化遗产——举扇立柱上梁程式,一大早我带了县电视台专题部所有记者赶往现场。九点整,几十人手持竹篙用力撑起扇架,当看到一个声音低沉的老者在指挥时,我情不自禁地跳上架梁,大声吆喝“杆篙使力!一二三!”以特强高音代替了那老者。当第二扇开举时,大伙齐声推我当总指挥。这一天两个扇架上举立柱非常顺利,我自然成为“师傅”之列。事后,我还真不敢相信自己从来怕登大场面的性格,这次居然如此冲动,而指挥技巧也如此娴熟。我第一次体会到人的最高境界是忘我的投入。只有忘我投入才会自然超越!也只有爱之至深,才会动之以情。第二天,我声音哑了。

2012年夏天,江宋堂主任告诉我,要在书画院食堂顶层加建一个全景餐厅,叫我抽时间进去看看,提些建议。一周之后,我到现场,当我看的餐厅周围已砌好八十公分的砖墙时,我内心十分自责自疚。我想既然是全景餐厅,应该让客人坐着也能看到外面全景,就像肯德基、麦当劳那样的全景大厅,玻璃幕墙整体落地,顾客坐下观看外景都能一览无遗。可眼下已砌成八十公分墙体,总不能推倒重来。我自责自己太迟进来提出建议。后来听设计人员说,湖心岛视野开阔风大风急,玻璃墙太高不牢固难抵大风,我心中才得到些慰藉。

2012年冬季,书画院举办一场盛大的书画展,全国108位将军献书献画,其档次规模全县空前、全国少有。开展那天,省市县有关领导和多位将军作者应邀参加。书画院如此盛会自然少不了我。展会结束,江主任要求北京来的将军、书画院院委、新闻记者留下,召开座谈会。会上我见到了年过八旬的古田籍将军陈振炎,与二十年前相比,陈老将军虽然身体显些苍老,但精神依旧饱满,性格仍然刚毅。当我听到他为了家乡这次将军书画展,提前半年驱车拜访每一位将军,有时甚至只好乘坐公交车时,我的眼睛湿润了。陈将军戎马一生、人民功臣,如今年过八旬,无私奉献仍不减当年。这百幅书画,字字凝聚着陈将军的汗水。看着这百幅书画,我深刻体会到将军的高尚品德和爱国爱乡的深切情怀,这种精神远远超越了书画展的原意!

如今的溪山书画院,不仅规模全国第一,而且内涵丰满。除了藏有大量名人书画作品、文史资料外,还收藏有再版文渊阁《四库全书》,弥足珍贵。尤其是书中收集的古田籍历史文人张以宁的《翠屏集》与《春王春秋正月考》总计13万字的历史文集,深刻体现了张以宁身为两朝翰林,始终一世清廉、忧国忧民的伟人风范,赢得后人钦仰。

如今,我情恋溪山,不仅是眷恋她迷人的景色、一流的建筑,更眷恋她丰富的内涵,钦佩建设者们滴水穿石、人一我十、创新拓展、探路前沿的可贵精神!

溪山,一个叫人向往的地方,无论我走到哪里,我总要把你深情的眷恋!

 

20147



< 上一条    返回    下一条 >
 
版权所有 Copyright(C)2010-2011 溪山书画院  闽ICP备10011287号